<tr id="woeas"><label id="woeas"></label></tr>
<td id="woeas"></td>
<object id="woeas"><strong id="woeas"></strong></object>
    <p id="woeas"></p>
  1. <track id="woeas"><ruby id="woeas"><tt id="woeas"></tt></ruby></track>

    身邊雷鋒 衡陽好人丨曹賢太:大愛如光,燭照智障“堂姐”廿載

      ■衡陽日報全媒體記者莫雄飛

      20年來不論刮風下雨,還是烈日當頭,每天“家、堂姐家、單位”三點一線從不間斷;放棄節假日的休閑時光,拋棄瀟灑的退休生活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只為了照顧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智障“堂姐”。他,就是衡陽好人——曹賢太。

      用心牽掛,他詮釋真情

      曹賢太家住石鼓區合江街道北城明珠,但他在人民街道向陽社區還有另外一個“家”,這里住著他的“堂姐”曹曉玉,一名半中風智障老人。

      1954年,5個月大的曹曉玉被曹賢太的伯父伯母收養。但不幸的是,曹曉玉5歲半時被檢查出有智力障礙。20歲時,她身高只有135厘米,經醫院檢查為天生發育不健全。2000年,曹曉玉的養父母相繼病逝,作為“堂弟”的曹賢太便主動照顧這位沒有任何血緣關系、也缺乏生活自理能力的“堂姐”至今。

      2008年之后,曹曉玉“智障”癥狀愈發嚴重,已不會基本的煮飯和熱菜,一日三餐均由曹賢太送至家里。2013年,曹賢太的小女兒在外地結婚,女兒想讓父親多陪伴幾天,然而曹賢太只待了兩天時間就匆忙趕回家,他不放心自己的大女兒在家照顧曹曉玉。經過多年相處,曹賢太已經非常清楚這位“堂姐”的脾氣習性、生活習慣,怕她因為其他人的照顧而不適應。

      有一段時間曹賢太也想過將“堂姐”送去養老院,他嘗試著與她溝通,但語言表達不清的曹曉玉用拒絕吃飯、扔筷子訴說著自己的不滿。曹賢太頓時為自己有這樣的想法感到內疚,“還有誰能像自己這樣任勞任怨地悉心照顧她?如果離開了自己的照顧,她還能活多久?”從此,他放棄了這樣的想法。

      用愛呵護,他全力以赴

      2020年4月一天的早上,曹賢太像往常一樣打開了曹曉玉的家門,然后接下來的一幕嚇壞了他——曹曉玉躺在床上口吐白沫,胸口大幅度起伏。他迅速用輪椅推著曹曉玉趕至醫院,經過搶救和系列檢查,確診為胸腔積水。住院期間,均由曹賢太和妻子24小時輪流照顧。但出院后的曹曉玉已出現半中風狀態,無法站立和行走,每天只能坐在坐便椅上,進食只能靠喂食。

      這之后,曹賢太從之前的一天去三趟變成了一天去多趟。除夕夜和大年初一,曹賢太都是最先去問候和看望這位“堂姐”。每年寒冬,為了保證房間暖和、又要確保用電安全,曹賢太就增加看望的次數。在曹賢太的悉心照顧下,曹曉玉的身體恢復得很好,胸膜積水癥狀沒再復發,身上也從來沒有生過痤瘡、濕疹,很少感冒生病。

      用情照顧,他日復一日

      每天早上七點,曹賢太帶上早餐,騎15分鐘電動車來到堂姐家樓下,然后快步走上二樓,打開208室:“姐姐啊,我來給你送早餐了。”床上傳來曹曉玉“嘰里咕嚕”的回應聲。曹賢太打開窗戶通風,抱著中風在床的曹曉玉坐到坐便椅上,用溫熱毛巾開始為堂姐洗臉、擦洗身子......換上干凈衣服后,端來早餐一口一口喂給堂姐吃。粥不時地從嘴角流出,曹賢太用毛巾不停擦拭,吃完早餐后,曹賢太又開始把床上的隔尿墊和睡衣拿到浴室清洗晾曬,整理床鋪。等一切做完,已將近八點鐘,曹賢太要趕去18公里外的某建筑工地上班。他本是衡南縣工程公司退休職工,這些年為了減輕照顧曹曉玉帶來的經濟壓力,退休后又在工地上打散工。

      中午,曹賢太的妻子在家做好飯菜,步行40分鐘給曹曉玉送來中飯。下午6點多,曹賢太下班回來,帶來新鮮水果或零食喂給曹曉玉吃,然后再打水給曹曉玉擦身子、洗腳,換上干凈衣服后,再抱到鋪好隔尿墊的床上睡覺。如此,日復一日,周而復始。天氣好的周末,曹賢太和妻子一起把曹曉玉家從頭到尾搞大掃除......

      這些年有很多人問曹賢太:“你這樣照顧非親非故的一個智障老人,值嗎?”曹賢太總是笑呵呵地回答:“她雖然不是我親堂姐,但從小一直跟我們生活在一起,我內心已經認定她是親人了。只要我身體沒問題,我就會一直照顧下去。”
    【編輯:梁麗君 雷昕】
    >>我要舉報

    衡陽日報電子報

    衡陽晚報電子報

    回頂部 到底部
    超碰免费